DooPrime德璞资本 | 交易员的大脑是什么样的?交易员必看!

常常有投资者咨询关于交易心理方面的内容推荐,今天为大家推荐的就是一研究交易心理学的纪录片:《交易心智》,一起来看看吧~

本片探究人类在金融活动中的“非理性”行为,及其背后的心理学乃至神经科学因素。从交易室中面临压力的交易员,到实验室中的人工市场交易,再到神经科学家对大脑活动与经济行为关系的测量......

在纽约和东京之前,伦敦证券交易所曾经是第一个世界金融中心,在这里,每天数万笔的交易正在发生。即使早晨看起来交投清淡,但是紧张情绪无可否认。


每位交易员扫视着显示器上的股票,调查着他们的资产组合,留意着哪怕最危险的机会,只为达成低买高卖的使命。“要赚钱”是金融界的座右铭。


Darren Courtney-Cook是中央市场公司的交易主管,手下有60个交易员。在狂躁的交易大厅有着超过15年的工作经验的他,已经学会了在各种情况下保持冷静。


“我的工作就是每天承受风险,每天不同。每天都是一张全新的白纸。所以在行情好的一天后,明天可能又是一个好日子,也可能是坏日子。而你的情绪必须要重置,因为你根本不知道市场会给你带来什么?没有水晶球能预测未来。”即使像Darren Courtney-Cook这样交易经验丰富的交易员,每天的工作依然充满着不确定性。他必须不断地对每笔交易权衡利弊,然后在短短的数秒内做出正确的选择。


当伦敦股市休市时,纽约股市还在交易,不久之后,亚洲股市就会开盘。金融市场变化莫测,从不停歇。市场会快速的发生变化,当你坐在这里时可能还是盈利的,市场会迅速变化,突然间你就亏损一大笔钱了。


在赚钱时,交易员们受人称赞、被人喜爱,企业相信他们是帮天才。但有时即使是最强势的交易员也会突然地垮掉。雷曼兄弟,这家已经有158年历史,在工业时代之前就诞生的企业衰亡了。


在2008年9月14日,美国第四大投资银行——雷曼兄弟宣告破产,几天之后,其他几家华尔街巨头紧随其后。美林证券、AIG、高盛,最有权势的银行和保险公司纷纷倒下,股市崩盘,世界滑向史上最严重的的一次经济危机。在风暴中心,某些交易员会被极度污名化,兴业银行的Jerome kerviel、瑞银集团的Kweku Adoboli以及绰号伦敦鲸摩根大通的Bruno Iksil他们都遭受了数十亿美元的损失。他们的名字像野火般席卷全球各大媒体头条,被称之为流氓交易员。这些现代投机者指出了关键但却被市场狂热所部分遮蔽的一点:尽管有了复杂的电脑及软件程序人依然是全球金融的中心。面临着不断来自于市场的压力,人类的心灵远不至于绝对可靠。


一个交易者如果亏损了钱,心里会想:“我本可以做得更好”,但却并不真正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以及为何会亏损。交易员是怎么犯下这些错误的?他们作出这些非理性决策,承受愚蠢的风险,理由是什么?


在20世纪70年代,美国心理学家Daniel Kahneman针对这些问题组织了数项研究,他的研究令他在2002年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。


他推断交易者并不会作出一致有逻辑的决策,而是不断地受到多项心理因素的影响,进而影响他们的风险感知。


Daniel Kahneman的研究表明任意既定情况下做决定,需要考虑许多元素。一个市场的情形不能归结为个体或市场变量的兴趣。有价格也有交易量,还有其他维度也会影响到人类心理,因此也会影响到个体的决策。在营销中,心理因素非常重要。相反在经济学中却很少考虑心理因素,近期的经济新闻,肯定表明了经济学研究对心理学因素的重要性存在误判,理解决策时,人的因素及心理维度就像理解消费者行为那样,对经济的运转一样重要。受到Daniel Kahneman研究理论驱动,为了更好地理解人的因素对经济行为的影响,尤其是对金融市场的影响,一门新学科——实验经济学产生了。在过去几年,经济科学已经从交易所转向世界各地的实验室,并出现了羊群现象。


Jerome Revillier八年前进入金融市场,读书时他学的专业是航空工程,但现在他私下管理着一个有着数百万美元的资产组合,他选择保持独立,远离金融城中的大交易室。和职业运动员一样,交易员也是真正的竞争者,但他们愿意为了胜利付出多大代价?他们愿意承受多大风险?


在法国雷恩,经济学教授Laurent Denant Boemont和以为著名专家Oliver LHaridon一起指导一场关于行为经济的实验。多年来他们都在测量一项特殊的人类因素、风险偏好。为此,他们询问志愿者在两种不同的彩票游戏之间,一种游戏可以确保中奖,奖金中等,另一种游戏是否中奖不确定,但是奖金丰厚。

研究者对每一种彩票改变奖金数目以及中奖概率,研究的结果都是一样的,大部分参与者选择的是奖金较少但确保中奖的彩票,看起来人们倾向于避免过于风险的情况。男性平均而言不喜欢风险,大部分人都试图躲避,但不情愿接受风险的本性很容易被另一种现象所改变。

当规则改变,参与者不再是赚钱,也会亏钱时,结果是人们愿意承受很大的风险以避免亏损。人们厌恶损失,我们估计在试验期间,每次博弈中,被试对损失赋予的权重两到三倍于收益,这意味着为补偿损失,他们需要在博弈中获得两到三倍的收益,这是极端的损失厌恶。这一严重的损失恐惧,对经典的经济学理论产生了一个意外后果,在一个金融损失的情境中,人人都会变成风险接受者。


一旦我们开始承受更多的风险,以避免更多损失,且损失不断积累之时,这种境况就变得完全非理性了。我们倾向于承受更多风险以补偿损失,承受损失以补偿交易员的成本,他们最大的危险来自于他们在损失时的决策。交易室的某些行为以及某些超额风险承受最终与交易者的感觉、他们的情绪、心理状态,甚至当日的心情相关。那么身体里到底发生了什么,驱动着交易员如此容易受其情绪影响?是什么驱使着我们在某些情况下承受更多的风险?


实验使用与测谎仪远离类似的电极,来测量皮肤表面的皮电变化。变动从本质上表明了汗分泌的微小差异。情绪激烈者,流汗更多。这意味着对我们的情绪存在着一种预期成分,在我们正在做出选择是便能感受到,这些预感创造了情绪。这些情绪对学习过程出了力,并会对你的经济行为产生影响。正如情绪对我么日常生活的作用那样,它也在我们经济选择上扮演着中心角色。交易员月情绪化,越倾向于风险行为。每一次成功,继续冒险的欲望就会被强化,并希望每次都能赢得更多。在世界各地的交易大厅,这是种危险的螺旋威胁着一个交易员的幸福感。


John Coates,前华尔街交易员,清晰地记得在金融泡沫鼎盛时期当他赚大钱时是什么感觉。当我接连获利,当我赚取的利润超出市场平均水平,仿佛我表现真出色,预期能拿到超出平均水平的奖金,我也感受到了这些症状,认为我怎么做都不会出错。这种所向披靡的感觉,可能不只是心理作用,这是一种来自体内的生理反应,一种没人能抗拒的反应。这种感觉就像你正在受着毒品的影响,感觉是我们身体正在生产出某些化学物质正在改变我们。当市场崩盘,人们醒来,回到现实,他们就像是那些在仲夏夜之后一天里的角色。对我来说,这真的就好像是吸毒者的行为。


大约10年前,John Coates决定离开这疯狂的市场。他把他投资的资产组合变卖,购买一些列测量设备,变成了一名神经经济学家。他的前同事成了他研究的对象。通过显微镜,他观察了近200名和他一样来自交易大厅的金融从业者的行为。这是第一次有这类研究,因为这是一个非常封闭的环境,近期他关注于某个具体方向,即金融交易者的唾液里——荷尔蒙的水平。


研究结果迅速传遍世界。男性性激素睾酮的水平,在股市承受风险中扮演者一个关键角色。睾酮水平上升,驱使你理性地兴奋,驱使你增加风险承受。


我们确实观察到睾酮水平的基线与交易员承受的风险水平相关。John Coates说。某人产生的睾酮越多,他就越愿意做出风险性赌博。在华尔街和东京的交易大厅里,交易员通常是年轻男性,处于人生的大好时光,他们产生的睾酮水平是最大值。全球经济是否被一群被他们的荷尔蒙所影响的年轻人所控制的?在特定情况下,这种睾酮过量会否让某些交易员陷入疯狂?


对前交易员Jean Jacques Legendre来说,这一假说也许是正确的。Jean Jacques Legendre表示,我们招募这些自我意识很强的年轻人,通常选择安歇具有分析能力的人,他们通常具体健康水平的睾酮,所以在这种群体中,通常会有些著名的疯狂交易员。你也会看到非理性行为的发生。


交易者行为的秘密,被逐渐揭开,他们的贪婪、情绪是被风险承受所生成的,最重要的是他们体内对满盘皆输的恐惧,导致了他们如何决策,而他们的荷尔蒙水平仅仅是强化了这一现象。

但为了更好的了解心理学和生理学的机制,我们需要进一步深入人体,进入大脑,进入我们所有日常行为来源所潜藏的大脑皮层,从我们最简单的运动到我们最复杂的思想。我们的同年记忆和今日的感觉,所有这些都由数十亿个互相联结,覆盖于头骨的神经元所控制,即便是金融决策,如交易员选择买或卖,承受风险或保持谨慎,皆由此控制。


长久以来,人脑一直是科学领域的谜题。但在过去10年间,复杂的成像设备呗开发出来,使我们能够观测到活动中的大脑。在法国里昂,我们进入了认知科学研究所。Jean Claude Dreher 和他的学生团队正在研究一个特殊现象——在获胜后的大脑反应。在出现获胜的结果中,大脑中三个区域尤其活跃,即杏仁核、基底核以及前额皮质中。在专家看来,这些区域被认为是与愉悦感相关的。结果显示获胜的结果通过大脑传递了一段快速的愉悦感。同时发现,不管奖品的品质是什么,活跃区域都是相同的,效果是相同的。每当出现积极的结果,我们脑后的神经元就会释放多巴胺,然后传遍杏仁核、基底核以及前额皮质,这些区域触发了一种良好感觉传遍大脑的其他部分及身体。赢得越多,多巴胺释放的越多,这一过程可以驱使一名交易员进入完全加速的状态中。


不幸的是,当你想要赢得比之前更多的时候,大部分人经历的却是一个向下螺旋。


每次赢得更多,都会激活大脑的奖赏系统,接连不断的获胜导致多巴胺的释放量增多,而年轻男性所产生的睾酮只能加剧这一愉悦分子的生产,至少可以说这是心智的一种成瘾状态。这一大脑机制可以解释为,压倒了某些交易员的那种对风险近乎不可控制的吸引力。在体验这些涌动后,没有多巴胺就很难做事了。不少交易员尝试要放弃,但忍不住还是少量摄入这些荷尔蒙来维持状态,以为它能让交易员脉动起来。 


Ernst Fehr他相信不管涉及的金额有多少,交易者的决策都极大地受到他们情绪的影响。有些情绪会引导我们以一种非常理性的方式作出决策,但非理性出现时,则会有与我体验到的价值无关,但却在决策当时扮演着角色的那些情绪。


在交易环境中,存在着大量压力, 这些压力,这些背景情绪是如何影响我们的选择?目前的解释是,当你放松时,你的大脑会对更多正面事物进行编码,反之,只要你将心理状态从试一试转向一种负面的焦虑状态,你的大脑就会从关注于你可以赢得什么转向你可能输掉什么,于是带来一种负面结果。


为了揭示我们的分析能力是如何在大脑中运行的Christian Ruff基于神经刺激开发了一套不同寻常的方法。大脑本质上有两个互补的思维系统,一个系统基于我们的情绪,迅速而自动,另一个更理性的系统,面向对我们决策可能后果的详尽分析。但在交易大厅的狂躁面前,这一意识过程被证明太过缓慢无用,因此感觉通常会跨过理性。


体内对损失的恐惧与强烈的获胜欲望,来自芝加哥的以为交易导师Rob Hoffman宣城这两种反应是所有在股市交易的交易者的两大劲敌。真正驱使着市场情绪的是恐惧与贪婪,我们会害怕损失,我们希望赚大钱。

人类某种程度上,被设定成在压力情境下容易犯错误。Sacha Bourgeois Gironde他相信我们的大脑还缺乏足够的时间去适应现代经济。金融市场是处竞争之地,我们用捕食者狩猎,猎杀作为隐喻。


交易者并非经济人,归根结底知识一个智人,浸染于一个敌对的环境中,不得不承受风险且易于成瘾,考虑到人类评估能力较差,也许有人会提议以电脑代替交易员作为解决方法,但是即便是机器也有其缺陷,且市场看起来无法完全摆脱人类的控制,交易大厅总是会有交易员的。


该如何改进他们的表现?如何避免市场中的恶习?并确保理性的决策呢?在理解大脑方面,科学已经出现了巨大的进步,而人工操纵人的概念,已经提上了议程。


在个人层面,交易员必须更好的训练,以处理其情绪。尽管2008年发生了股灾,可并没有新的监管规则实施,但神经经济学家一致认为,如果什么都不做,那下一场全球性金融危机随时都会发生。

Doo Prime 德璞资本是一家提供股票、期货、货币、贵金属、差价合约数字货币交易的互联网券商,致力于提供优质的客户服务、稳定的交易环境、极具竞争力的交易成本毫秒级的交易执行、多样化的交易产品、安全可靠的资金保障、顶级的国际监管,凭借集团旗下雄厚的行业资源可靠的技术服务专业的服务团队,正在快速发展成为一家行业领先的国际性券商。

免责声明: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仅为一般性信息且并不包含任何个人财务建议。在使用本网站信息之前,请您根据自身的目标、财务状况和需求考虑该信息的适用性。保证金外汇和差价合约交易涉及高风险,未必适合所有投资者。您可能会在交易时遇到损失超过初始入金金额的情况。您并不拥有合约标的资产的所有权和收益权。我们建议您寻求专业建议,以确保您在交易之前全面了解所涉及的风险。在决定本网站上所提供的金融产品之前,请仔细阅读我们的用户条款、风险提示、隐私协议以及其他相关的披露文件。本网站提供的任何产品与服务不适用于美国地区居民。

在线客服
联系方式
电话客服
00852-53421048
二维码
二维码
在线客服